EMMAPulsipher

-
胡乱堆东西,目前墙头DRB全职城拟布袋戏,CP观混乱邪恶,随缘更新。

"我并不想叫你费尔南德斯同志;我们并非同志——我们在西班牙所犯下的罪行,那一切都被二次大战的残酷所掩盖了.金菲尔比撤离西班牙的时候我也被调往德国,巴塞罗那不会下雪,我应当从未在那片土地上踏足过."

-

"安德烈,我的安德烈.一个吹过加泰罗西亚温煦海风的人该怎样捱过故乡漫漫无期的风雪啊.在我手掌的温度将你冻伤之后,你的眼睛又报复性地灼痛我."

-

"你托奥洛霍夫给我带来了一支蘸水笔——在他逃亡之前——我该感谢那不是支钢笔.我想我无法面对一个如同我的心脏般干枯的墨囊.你要我用它给你写诗,写你所惊异的那些西里尔字母.马克思啊,天知道我如何用拿惯了枪柄的手握住它,颤抖着想写下些什么,最后却只写了一行你的名字."

-

"我的政治倾向受到调查,但我并不会背叛镰锤旗.政治局委员那些红黑色的招贴画对我来说不起作用.在这样的国度我要怎样才能写出真正的诗歌呢?我的安德烈啊,我这封信根本到不了你手上,且不说我不知你是否还活着,身在何处,它甚至都出不了彼得.但我无法忘记一切;忘记即意味着背叛."

-

"维克多·布拉金斯基."

评论
热度(23)
© EMMAPulsip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