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MAPulsipher

混乱邪恶,随缘更新。

回头像隔世一笑便算


BGM: 失忆蝴蝶 陈奕迅
-

02
你没法儿忘记任何你以为自己并没有记住的事情,比如一段昏昏沉沉阅后即焚的梦,睁眼的一刹那你回忆不起它的情节,而在某个时刻突然从大脑皮层的边边角角窜出来一道生物电流,变成似曾相识和午夜梦回,连唏嘘都不知道从何涌来。

醒来之后周惟要我去市里找他,我被迫在人群中穿行,白天的人群的偶尔冲撞到时的体温和食物、香水、汽车尾气等各种气味,各种各样的颜色、人裸露在外并不够光鲜亮丽的肉体和光污染, 我觉得我的身躯要连皮带骨融化在人群里,像被投入慢火烹煮的热油。我对这些过分敏感又心不在焉,听了周惟的话去看过心理医生,可这世上总有些东西是心理学乃至任何科学都不能解释的。

就像当初出柜之后我的“父母”并不像大多数父母一样闹得不可开交,我的父亲和继母没有和我进行任何交流,也并没有冻结我的银行卡,但切断了我和家里的联系方式。意外总比水到渠成先到来。

那时候我刚和一位前男友分手,谈了一段什么桥段都表演过依然清汤寡水的恋爱,这种平淡是主观上的,我并不怎么消沉,因为并不怎么爱那位离开的人。但我没收拾好的和他的一些东西被父亲发现,连所剩无几的对话都是破碎的,然后是出走或者称作赶出家门,我无所谓顺水推舟,因而也谈不上说为了一次分过手的男人和家里闹翻值不值。

那是我最后一次泡吧,我约他出去喝酒。我说周惟,我也没有什么朋友,现在也没有亲人,我现在要和你相依为命了,他冲我笑笑说好,开玩笑般地提过要搬来和我住,说连待在一起都做不到,不能相依也谈不上为命。

他知道我不会同意。我很少带人回家,朋友也不行,他也不行。

“阿忱,你好像很喜欢把你自己当成
任何东西都不在乎的那类人。”

他那天穿了件黑色的丝质衬衫,我把他扯开的扣子严丝合缝地扣到最上面那一颗,遮住他锁骨下的一个图样奇怪的纹身,他没主动提过那是什么意思,我也没有问,我对符号学丝毫不感兴趣,我可以把什么都当成隐喻,但我不想解读他。我略微低头看着他的眼睛,尽量把醉意克制在眼眸深处,他的嘴角微微扯起,一边脸颊露出一个梨涡,眼睛却没有弯。

“你不愿意种花,你说,我不愿看见它一点点凋落。是的,为了避免结束,你避免了一切开始。*”

*顾城语。

评论
热度(3)
© EMMAPulsip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