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MAPulsipher

混乱邪恶,随缘更新。

[迷雾七月月戏,1876年费城世界博览会背景]

[迷雾七月月戏,1876年费城世界博览会背景]

皮靴踏在厚地毯上的温存音调被淹没在前来世博会的轮廓模糊的人群发出的细密嘈杂中,置身人群比站在醒目位置更令人感到从容。过去的历史像一团灰雾紧跟着向前踏出的靴跟滚动前行,偶然遇见政治世家的来客时抿紧嘴唇再露出不容质疑其真实性的笑容,除必要的握手外对身体接触尽可能不动声色地做出规避动作。

我很清楚世博会对于联邦的意义,那些破碎的言辞将在这里被糅合成一些光滑的句子*,而那些人群则显得与我无关、微不足道。将那些鲜明的自我陶醉般的兴奋舔进身体里,眼神冷淡一如在安逸而又冷清的幼年。独立战争的覆辙*不容南北战争重蹈。如海水般此起彼落的面孔、声音、色彩淹没战争的余烬,熄灭那些燃烧起来的因社会种种巨大不公助燃反叛的怒火。

即使那些最好的政治家也会觉得他们的工作庞大的令人不安。政党,学说,体制,蓝图——能做的仅限于降低而非根除政治之恶。右手食指指节屈起揉压额侧尝试将思想沉静下来,蠕动着嘴唇防止安抚性质的微笑从面颊消褪,尽管这微笑过去收获的可能是整个南方的中产阶级的仇恨和攻击。在人群中穿行,手指与目光可企及的一切瑰美之物都是被瓦解的现实,是战争过后定量供给安抚人们发痛头颅的吗啡。拒绝联邦拨款*的那个小心翼翼的官员用突然的动作来感谢我对于举办这场世博会的固执,而我的上身不耐烦地前倾,做出颇有讽刺意味的谦虚和专注的姿态,摇动他抓住我右手的温厚手掌,眯起的眼睛弧度可以顺着那位露出不确凿笑容的受人尊敬的议员的脊梁骨发出一点令人紧张的信号。

这专注中隐藏着的悲哀意味是一个妥协者的和解。那走在“我的”陆地上的脚步从过去那座灰绿色的瑞典式的庄园踏出,步过所有迟疑不决的危机。惯于和解的步伐节奏在政治权利的圈子的外围逡巡踟蹰,在这个国家仍旧需要我的那些年岁里,我通常习惯用和解来证明那些关于分裂、仇恨和阴谋论的,令人不寒而栗的猜测。

*1.暗指费城博览会在社会文化上对于南北战争裂痕的修补作用。
2.指独立战争和第二次独立战争,这里指不期望南北再次开战。
3.联邦政府对于这场世博会只肯贷款不肯拨款,但宾夕法尼亚州和费城市分别拨款100万和150万美元直接用于世博会,费城还出资250万美元在舒约契尔河上建了一座桥作为世博会场址的前期准备。

评论
热度(9)
© EMMAPulsip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