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MAPulsipher

-
胡乱堆东西,目前墙头DRB全职城拟布袋戏,CP观混乱邪恶,随缘更新。

斯科特。她的梦呓挣扎出咽喉,斯科特。

这是第一次我先她醒来,通常是她叫醒我,沿着脖颈向下吻到胸口,用变成钻石形态的冰凉手指轻轻贴着我的脸颊。有时她竟会彻夜不眠,并非去窥探我的大脑而是半撑起身子望向我的眼睑,猜测着我的梦境。有的时候她还会在我半梦半醒的时候吻我,我无意识地应和着她那仿佛沾了糖霜的嘴唇,然后催促她快些入睡。这些都是她告诉我的。她喜欢这样描述她能通过感官而非心理能力探知到的细节,她有时也会想象我是怎么看她的,透过那层红石英我无法得知她那头金发有多么夺目,她说,没关系的,斯科特,我的头发原先不是这个颜色。

而我看着她的熟睡的面孔,那稍微显出痛苦神色的嘴唇微张着,蒙在一片模模糊糊的夜色里,在我的眼前那几乎就是一片血雾。我听见她叫我的名字,夹以几声听不真切的急呼。我不会读心,因而也无法探知艾玛那精致的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也没办法察看她梦里的图景。她仰着头,裸露出整截雪白的脖颈,而那也浸在雾里。她呼吸,天鹅摇了摇她可爱的头颅,艾玛的上半身从垫高了的枕头上滑落到我怀里。

评论
热度(23)
© EMMAPulsip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