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MAPulsipher

混乱邪恶,随缘更新。

那个时候他们谈论爱情,谈论莱茵河和多瑙河中无名的自杀诗人的尸体,谈论萨尔茨堡微光闪烁的夜晚,在砖石道路上一轻一重的舞步.感性从来就在黑夜蛰伏,他们反复望向对方的眼睛,反复坠入爱河而又一无所知.她想要玫瑰他就像年少的顽童那样翻入教堂的庭院去摘.他麻木的在战争中烟熏火燎的躯体和灵魂在她柔软双手的轻轻捏压下,伴着热度和情欲起死回生.

她给他念不打算写完的那些诗剧,念诵圣经或者唱诗.她偶然无缘由地落寞惊惶,熄灭热情和渴望.于是他安抚她柔弱单薄的背脊,紧拥她的腰肢.她认真听他的声音,某些咬字虚浮的气音,生硬的拉丁口音,她呼吸他的气味和温度,无话可说,从这里沉默,从这里抛却忧虑.

他们饮酒,醉意浅薄,他们在异国的街巷中踉踉跄跄(即使她还要注意提起她的浅色裙摆).他说要告诉她一个秘密,关乎命运和未来,他将她浅金色的蓬松头发别到耳后,再赠那嘴唇一个深吻.然后他们去桥上散步,少女光洁的肩膀盖上他宽松的薄大衣,衣袖随步伐轻轻晃动,她抬起双臂穿过流动空气如同天鹅伸展翅膀,风吹来时长裙紧贴双膝外侧.

"我们并非逃亡者,遥不可及的并非爱恋."
"到帕伦西亚去,或者维也纳去."

评论
热度(5)
© EMMAPulsip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