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MAPulsipher

混乱邪恶,随缘更新。

我无法写出一篇完整的文章,我的文字充满着梦魇似的短暂惊颤,连描绘爱情都痛苦如描写谋杀.每段文字之间并无关联,除了"我"和维度,混沌而无意义,像个疯子极力克制冷静后在紧咬的牙关间溢出的气音音节,破碎散落一地如碎玻璃,口头意义上的碎玻璃,每一条折射的光线的光路都是平庸版的穆赫兰道.
-
因此它太过艰难,并不梦幻.我的思维还来不及将它们组织成诗句,他们就已成为刻在纸页上的废墟.我喜欢将手指伸往空白的纸页背面思虑它们那些凸出印迹的源头,我找不到那个无法精确定义位置的虫洞,它消失飞快回归它的来处,大多来自上一个千禧年,或许更早.我把它们写出来的时候就会在我的痛苦上再加一道圣痕,不仅是一神论意义上的,也可能是无神论或者多神论的.

评论
热度(4)
© EMMAPulsip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