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MAPulsipher

混乱邪恶,随缘更新。

无意义短打,可能是西北风(…)

I.

"痛苦是因为你还有希望."

-

他盯着我的眼睛,在里面挖掘着,给他自己掘出一个墓.我不想做出任何表态,可是交谈是彼此了解的某种意义上的必要条件,何况对于一个医生和他的病人.

-

所以我也冲那个法国人恶狠狠地回盯回去.这种情绪上的激动让我的左手颤动,我咳嗽了几声,把手放在桌子下面,他的目光也跟随着我的左手移动.

-

"你瞧,你选择了来我这儿."他冲我微笑,那微笑里混合着一种令我痛苦的古怪力量."你应该倾诉,而不是什么都不说,然后让我用想象力推测你的病情,再把你从深渊里拉上来."


II.

 点上卷烟试图驱除老楼里的陈旧气味,但来往的人很多,并未荒废.楼下有锁上轿车门的提示音,天还没黑透但外面的街灯已经打开了,透过楼道里的砖石缝隙都能够渗进外面的光线.我迈动步子想要下楼,深黑的阴影和半透明白色的分形图案不断掠过眼前. 

我感觉到他走了上来扶住我的胳膊,捏住肘部的时候哪怕隔着大衣我也能感觉到他有在控制力度.嘈杂的脚步声,街道上汽车发动机的声音,楼下有人用俄语大声吼叫着打着电话.总之背景音拥有现代莫斯科应该有的,纯西方化的嘈杂. 

然而我能听见他的呼吸声,拐过楼梯的时候为了不撞到混凝土的粗糙扶手以划破大衣他把我朝他那个方向拽了拽,我脚步差点没有站定撞到了他身上.我又抿了一口烟,烟头的火光是我唯一能够清晰看见的光线,然而他夺了过去把它丢在地上.万尼亚.我听见他叫我,也不确定他是不是在叫我,也不确定这是不是他的声音,毕竟这个昵称显示不出他的微妙的法语口音. 

-

 "嗯?"我声线颤动地应道.

评论
热度(1)
© EMMAPulsip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