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MAPulsipher

-
胡乱堆东西,目前墙头DRB全职城拟布袋戏,CP观混乱邪恶,随缘更新。

Ory的小日常.

他已经无法集中精神了,这不是个好兆头.奥瑞尔克雷紧握着手中剩下的最后一件武器,只有两颗子弹的格洛克点四零.他刚刚开的六枪全部打在了劫匪的四肢上,他并不是无法打中要害部位,只不过他不愿意杀死他.根据俄勒冈州的法律,抢劫犯并不会被判死刑,他并没有伤害谁.

-

他是第一个冲进警戒线的警官,他能看见同事们对他这样的冲动行为感到不安,来回在倾盆大雨中走来走去.雨水对于一个有能力的警官的干扰能力也是很大的.他站在原地,身上越来越湿,衣服越来越脏,雨水顺着帽檐淌下来,再顺着脸颊淌到衣领里去.

-

右方是这片平旷地面的唯一一个遮挡物.他应该就在那里.奥瑞尔警惕地注意着那里.然后是一阵失重感,他觉得自己的颈肩部受到了重重的肘击,然后他的头摔到了地上,眼前一片白光,他几乎都以为自己的眼球要爆炸了.他本能地伸直腿,擦着地面掠向一边.劫匪被绊倒了,他摔在了奥瑞尔的身上,奥瑞尔恍惚之间能看见被甩飞的手枪.

-

胜负已分——真正地交锋时间不过五秒.奥瑞尔反身跪在劫匪上腹部,将手枪对准了面前的小伙子,实际上他还很年轻,如果能够洗心革面的话,其实会相当优秀.

-

"行了,你被逮捕了."奥瑞尔的口气听起来就像在聊家常.他掏出手铐,满足地听见了清脆的"咔哒"声.

-

"你为什么不杀了我?"那个家伙歇斯底里的说,从这句话就能听出来他有多年轻.奥瑞尔在摔了那一下之后还是有点迷糊,但他抿抿嘴,稍稍加重膝盖力气跪压那个人肋骨旁边血管和神经的密集处,绑匪很快停止了挣扎."别动,现在你处于危险距离,如果你过于剧烈地挣扎,我的同事们会开枪击毙你."

-

"执法者的目的不是为了减轻联邦的人口负担而是为了制止犯罪——我不想再制造警民矛盾了."他的表情显然严肃起来.他将绑匪搀起来,看着对方潮湿泥泞的牛仔裤上的斑斑血迹."听着,我甚至认为这几枪都是多余的."

-

"如果没有犯罪的话,你们警察不就失业了吗?"-"我不需要这份工作."他啐了一口唾沫,想念起自己警车里干燥的备用制服和车窗前的玫瑰,还有藏在后备箱里的一打啤酒.这个案子结束了.生活仍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了近半年来他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没吃过一顿像样的饭.

评论
© EMMAPulsip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