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MAPulsipher

-
胡乱堆东西,目前墙头DRB全职城拟布袋戏,CP观混乱邪恶,随缘更新。

#特工梗##仏露##讲述了露样酒喝多了而耽误工作的故事x#

只是一刹那,弗朗西斯仿佛看见对面那双深紫色的迷人眼睛显出一丝病态的傲慢,但随着微妙的眨眼,他一晃神,注意又回到了已经略显杂乱的舞步上来。 “

你走神了,弗朗吉。”伊万向后踏了几步,收回了搭在法国人肩上的手,露出一个略含讽刺和压迫意味的微笑,顺手端起吧台上的高脚杯。 

“波本威士忌?没有伏特加就算了,不知道法兰西人什么时候改喝了美国酒,国际警署追捕你的琼斯警官会为你品味的降低而乐疯的。” 

“谁知道呢?慢摇不太适合我,我要是再多喝一点的话,估计迈出的舞步就是冲你今天性感的绑脚皮靴去的了。”弗朗西斯的手肘随着音乐做出优雅的摆动。 

“下次你或许可以试试拉丁舞曲,da?嗯……虽然我很难想象我俩一起跳弗朗明戈或者桑巴什么的,不过快节奏至少能让人集中注意力。” 伊万将酒杯放回侍者的托盘,脸颊泛出不正常的红潮,伸手轻轻解开弗朗西斯束发的丝带。“我不理解你为什么要在酒里放大麻,估计纯度还挺棒。” 

“得了吧,万尼亚,我亲爱的小鸽子,只是你今天兴奋过了头。不过距上次见面也的确很久了。”卷曲的金发随着发带的解开顺滑地散落下来。

 弗朗西斯极亲昵地贴了一下伊万的脸颊,给他拿来瓶子很雅致的玫瑰酒。伊万挑挑眉,直接将细窄的瓶口凑到唇边。“我上次从你这儿带回去的货足够我经营一个多月,何况你又行踪难测——”他将食指靠在自己的嘴唇上,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又用指端描画着法国人的耳廓,“波诺弗瓦,天知道我找你找了多久。” 

“我想你,至少想念你那性感法语里的莫斯科腔。”伊万感觉到放在自己腰背上并不太安分的手移开了一下,又在自己燕尾服的口袋里放进了什么卡状的东西。 

“1010,能看见比斯开湾的海景。今晚我给你唱歌。”弗朗西斯像哄孩子一样轻轻拍了两下伊万的胳膊,转身又从架子上拿下来两瓶包装看上去有一定年头的威士忌。“你可以拿着这酒等我,我当然要先去冲掉我身上的酒味儿。”

 当伊万干掉了一瓶并不令他太满意的美国酒之后,他拎着另一瓶以不太稳定的步伐走进了套间。他把酒瓶放在床头,抬头注视着半掩着的浴室门,里面传来流水声和法语版的《喀秋莎》。他甩掉靴子并拔出里面的消音枪,赤脚走到防滑垫前,并推开浴帘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国际警察。”

 他的笑容并没有什么变化,然而眼神却流露出加倍的嘲讽——也可能是自嘲——浴缸旁边放置的木桌上摆了一束馥郁的玫瑰花和一瓶高浓度的伏特加,以及一个还流淌着旋律的旋转着的录唱片。

评论
热度(7)
© EMMAPulsip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