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MAPulsipher

-
胡乱堆东西,目前墙头DRB全职城拟布袋戏,CP观混乱邪恶,随缘更新。

[Eyes.]

阿尔弗雷德特别喜欢伊万布拉金斯基的眼睛。
    
    清晨的阳光透过百叶窗照射进来在视野内恍惚形成大小不一的光晕,等到视野从模糊转向清晰后,它们便会消失在光里,像雪花落入雪地。美国人澈蓝色的眼睛里溢出真挚的笑意,他用手指描绘着爱人眼睛的形状,隔着空气。

    伊万躺在坐起来的他的身边,睡相平静且安稳,显出少有的温和与软弱。嘴唇抿起一条线,是有些笑意的弧度,下颌微抬。阿尔专注地望着他的眼睛,那浅淡的金色的睫毛在伊万的苍白的面容上几乎难以分辨,曲度优美的眉弓在他的眼皮上投下阴影。

   阿尔弗雷德俯向身侧,吻上伊万的眼皮,动作难得的轻柔与专注。他金色的发垂下来扫过俄罗斯人的脸颊,与爱人的哑金色的发几乎要纠缠在一起,交织且纷乱地摊散在棉麻质地的枕上。他并不想去惊醒他,但确实无比想看见那双紫色的眼睛,他在等着他睁开双眼,用斯拉夫人特有的深邃眼眸望着他,它们会显现出病态的笑意和深刻的爱意,然后对他道早安。

    那双眼睛曾是他无法忘却的梦魇,可现在那是他的珍宝。俄美建交时它们矜傲而狠厉,令人心里不可抑止地渗出丝丝恐惧与战栗;联合作战时它们有着浓重的杀意和出人意料的理智,寒冷到令人麻木与刺痛;苏联解体时他们冷漠而自嘲,是对这个世界近乎绝望的仇恨与厌恶。可那都过去了。并且,伊万并没有醒来,或者换种说法,他并不想睁开眼睛让阿尔弗雷德看见。

    ——也许还有一种可能。
    
    ——那双眼睛已经不在那里了。

    阿尔弗雷德为自己的这个想法而深感震惊,并为此几乎要浮躁且慌乱地叫喊出来。不,或许伊万是真的还在熟睡。他并不想把他弄醒,不然他面对的就可能是迎头而上的伏特加酒瓶、不知从哪里出现的水管或是黑洞般的枪口,即使他已习以为常。不过他更恐惧那双眼睛消失,变成两个可怖的干枯的血洞。于是他决定强制性打开爱人的眼皮,他得确定那双眼睛还在那里。

    所以他手足无措的那样做了,动作开始或许有些粗鲁与笨拙,但逐渐轻柔了起来。事实证明,他这具有冒险精神的英雄行径是正确而值得的,伊万并没有醒,那双眼睛也还在那里。

    四目相对,那紫色的眼睛因瞳孔扩散而变得空洞无神,却依旧是那样精致与迷人。



尾声。

 
          Вы получаете то, что вы хотите, любовь и победу, любителей и союзников. 

          “你索取你想要的,爱与胜利,恋人与盟友。“
 

          Только я умру, станет слабым перед вами. 

          ”只有我死了,才会在你面前变得软弱。“
 

          Ты любишь только глаза, но никогда не думал, близко к моей душе.
          ”你爱的只是我的眼睛,而从未想过贴近我的灵魂。“


评论
热度(7)
© EMMAPulsip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