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MAPulsipher

-
胡乱堆东西,目前墙头DRB全职城拟布袋戏,CP观混乱邪恶,随缘更新。

Day 2
最近在看的书:帅哥你假发掉了
*原耽

针对三十天挑战里关于小说题材的局限性和我最近一段时间的阅读方向,很担心这个会被我写成原耽推介啊……以后要是原耽的话我会在开头加星号标注一下。也没关系,反正我写的都是一些高度个人化的东西。
和别人开玩笑似的聊过我原耽小说里的白月光和朱砂痣,磨皮主皮也就是这两本里面的两位主角,怀着某种隐秘而高度的代入感,白月光是那本天涯客,如果以后我还写原耽的推书的话肯定会写到它,朱砂痣就是假发这一本,收了两版实体书。
门楣不好看题目不好听并不是什么问题,巫哲的小说标题就是这么有个性,我以前也很喜欢随便从文中抽一句话当标题,只不过后来效果并不好,于是放弃。
和朋友推它的时候介绍的特别简单,就是两个家庭不幸心理创伤的人谈恋爱的故事,虽然童年阴影心理创伤已经是老生常谈了,但家庭作为一个人的原生环境,始终是你一切改变的源头,对于情感的需求,安全感,疼痛与冷漠,如果真的要聊起来,我们能聊很多个夜晚。
于我创伤感在这本书里登峰造极,看一回疼一回,反复回顾如同自虐。
前阵子问寒食我有没有让他想起某本书里的谁,他和我讲觉得我像安赫和那辰的结合体,引述一下原文,“有小孩气,有赤诚的心,会考量现实,也会下意识把持距离,没表现那么多畅快的疯劲,压在一条看不见的线下面。”
能疼到底疼过那个程度就不会再产生持续性的钝痛感了,然而我缺少一个……出口,对自我的道德绑架和清醒定位让我无法维持那股疯劲。
记得第一遍读完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其实是那段儿林若雪和安赫说的话,“‘安老师,’林若雪笑着一拍他肩膀,勾着他脖子压低声音,‘你不觉得你这些年明面儿上积极向上背地里趴地上半死不活的日子特别可怕么。’”
是很可怕 。以前还相信救赎与被救赎的题材,但是那要求其中一方强势完整而高尚,但往往彼此吸引的都是两颗破碎的心。
感情这回事,太累也太难了,尤其是没有机会由表入深的时候,扒不开皮囊戳不到痛处,它连让你自我高潮的机会都不会给。

评论
热度(5)
© EMMAPulsip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