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MAPulsipher

混乱邪恶,随缘更新。

回头像隔世一笑便算

-
BGM:失忆蝴蝶 陈奕迅
-
05

凌晨两三点的时候天黑得最浓稠,分不清半拉上的窗帘和外面的界限。搁在床头柜上的茶不知道算不算隔夜,尝了一口味道不太对劲,总归是已经凉了。

周惟起夜动静不小,一点都不符合他的个人形象。以前还在学生宿舍的时候就是这样,黑灯瞎火里他恍恍惚惚地不注意脚下,有时还可能被什么杂七杂八的东西绊个趔趄。我睡得浅,就睁着眼睛听他的动静,再后来是感觉他回床时床垫生硬的下陷。然后听他的呼吸声,大学毕业后我睡没睡着就再也瞒不住他,他有时会渐渐把呼吸放得平稳,然后再突然把手搭在我身上。

他喜欢向我提问题,显然他上学的时候并没有这么孜孜不倦。他看着我的后脑勺,手指穿过头发虚虚贴着头皮,姿势又像在护着我的脑袋。他问我有没有看过昆汀最近一部片子,阿忱,他说,笑声在我耳边拉扯出浅浅的声息,我一直不知道你的脑袋里面在想些什么。

早年付出虚情假意的热情近似暴殄,徒然留下对任何人际关系都感到乏味的后遗症。所以我没有理会他,不管在他眼里我究竟在做多么离奇的梦。

我睁开眼睛面向天花板,一侧因为卫生间磨砂玻璃透出的光而被照亮,明与暗的边缘被空调吊顶切割得不太合理,像是没来得及完全晕染开的墨水,再从房间的四壁流淌下来,汇聚到床铺的中央,一个不那么冷硬的、卑下的部分。而他却拖延着仿佛不愿回来。他说我看起来更像毫无安全感的那类人,却没有问过我会不会对有朝一日他离开我,以任何身份,产生什么负面的情绪。他是那类趋光的人,向来对不愿意或不感兴趣的语句避之不及。

或许是他也知道,我从不害怕失去什么,因为我从来就没有尝试得到和挽留过。

评论
热度(3)
© EMMAPulsipher | Powered by LOFTER